油氣儲運網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一步快速登錄

掃掃登錄網站

一步迅速開始

chuyunhuiyi
查看: 5260|回復: 6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公司介紹] 關于化工設計院的認識(很詳細,推薦)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2-8-22 17:20:06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darren 于 2012-8-22 17:21 編輯


中國工程--關于設計院的一點認識(一)
目前,國內煉油化工設計院大體上分為三大類:綜合類、特色類及社區類;與醫院等服務系統差不多。
綜合類設計院都是比較大型的設計院,建設部為解決綜合類設計院業務拓展問題,特別發明了一個綜合資質。目前綜合甲級企業已經超過20家。
煉油行業綜合甲級比較強的設計院為:洛陽院(LPEC)及北京院(SEI)。由于歷史原因,90年代中期以前,兩家設計院幾乎承擔了國內煉油投資90%以上的設計任務,目前兩家設計院人數均超過2000人。煉油領域兩家獨領風騷,目前仍具有部分壟斷優勢。中石化新增中大型投資項目,均為兩家瓜分。北京院由于靠近中石化總部,得益相對多些。中海油、中石油及中化等大型集團市場也基本由SEI及LPEC把持。不過,這兩年有所變化,由于中石化總部領導腦殘,壟斷思維嚴重,一度阻止SEI及LPEC為中石油,中海油及中化提供服務。業內聞名的錦西石化事件,導致中石油開始扶持自己的設計院,主要是華東設計院(CEI)及最近并入的寰球設計院。慫恿華東院高價從LPEC招聘設計專家,曾一度鬧上法庭,最終不了了之。但由于歷史原因及管理問題,華東院要想進入第一梯隊,尚需時日。
化工行業設計院經歷了出生入死,鳳凰涅槃的過程。由于化工部撤銷,行業內九大設計院突然間成了沒娘的孩子,需要自己養活自己。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正是由于被放養,結果一群羊變成了一群狼。他們迅速找自己的定位,找市場切入點,得益于國內外大的投資環境向好,很快發展起來。尤其以中國成達(化八院),五環科技(化四院),中國天辰(化一院)等發展的比較好。中國寰球并入中石油,獲得了很好的發展空間。化工部九大設計院轉型工程公司比較成功,尤其是中國成達,競爭力比較比較強。由于化工行業大多采用工藝包引入模式,化工設計院以管理及工程化能力擅長,但缺乏核心技術。煉油行業設計院很早就注重技術國產化,因此大多煉油技術已經比較靠近國際水平,技術引進較少。
新手初來乍到,請各位指教,未完待續
某網友補充:關于中石化領導不讓LPEC承接中石油和中海油的事都是很多年前得事了,而不是最近兩年,最近已經沒有限制了,關于華東院從LPEC搶人的事,最后也不是不了了之,最后的結果是LPEC勝訴,華東院為每個從LPEC到華東院的人支付LPEC5萬元錢。不過這也是七八年前的事了。雖然華東院從LPEC挖了不少人,但是挖走的真正技術水平比較高的人并沒有,所以華東院現在根本無法與LPEC和SEI抗衡。

中國工程--關于設計院的一點認識(二)

截止到上世紀末,煉油行業除了LPEC及SEI外,主要就是中石化及中石油兩大壟斷公司旗下的各分公司(各地煉油企業)所屬設計院,其主要任務就是為企業的技改技措、檢維修項目提供設計服務。也配合LPEC及SEI,提供小裝置、系統工程等配套項目設計任務,簡單來說就是承攬一些兩大設計院不愿意承攬的項目。中石化系統有茂名設計院、鎮海設計院、荊門設計院、武漢石化設計院、安慶石化設計院、高橋設計院、金山石化設計院、洛煉設計所、燕山石化設計院、石家莊煉廠設計院、勝利煉廠設計院、青島石化設計院等,中石油旗下有大連七廠、錦西石化、錦州石化、撫順石化、大慶石化、蘭州石化、烏魯木齊石化、獨山子石化等設計院。這些設計院均不用負責市場營銷,背靠大樹好乘涼,過著衣食無憂的優雅生活。各設計院之間沒有競爭,工資獎金由直屬上級煉廠統一發放。
在此期間,化工行業除了前面所述九大設計院之外,各省級也都建有自己的省級設計院,人員規模大多在50人至300人之間,主要從當地的化工系統承接中小型項目。由于化工投資日趨大型化,省級化工設計院日子艱難,競爭力比較弱。但由于事業編制原因,工資發放還沒有問題。
綜合來講,直到本世紀初,無論是LPEC、SEI等綜合設計院,還是前面提及的廠屬、省屬設計院,均是相處和諧,一潭死水狀態。沒有競爭,沒有壓力,也沒有**。
進入新世紀以來,由于國內投資持續過熱,中國經濟在國際上獨領風騷,GDP一躍而成為全球第二(但是人均GDP僅僅排在99位,98位是阿爾巴尼亞,題外話)。巨大的持續的投資增長,造成設計人員巨大的缺口,尤其是民營煉油化工企業日新月異,突飛猛進的發展勢頭,原有的市場格局被打破,設計院進入了市場激烈競爭,此消彼長的春秋戰國時代。

中國工程--關于設計院的一點認識(三)

2002年初,中國石油化工設計行業發生了一件堪稱里程碑的事件,盡管很多人不關注不了解,但對于這個行業的從業人員來說,這件事情的影響是非常重大和深遠的。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開,就無法合上。設計行業從此打破平靜,進入了一個改制、兼并重組、收購發展的新時代,設計隊伍人員數量每年都以兩位數的增長率在快速增長,同時也創造了一個又一個財富神話。
這個偉大的事件就發生在青島。原青島化工設計院,成立于1977年7月, 2002年1月青島化工設計院從中國石化集團公司中改制分流、并與原青島橡膠工業設計院合并重組,成立青島英派爾化學工程有限公司(簡稱英派爾公司)。公司通過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和規范的法人治理結構,將打造成為極具發展潛力的現代科技型民營企業。
當時的**大環境正處于國企改制分流大潮之中。中石化集團等大型央企響應國家號召,開始推動買斷工齡,改制分流的工作。設計院的改制在中石化系統推進的非常快,一方面符合國家政策導向,另一方面,財富效應的導向打開了這些廠屬設計院領導心中的魔盒。搭乘最后一班瓜分國有資產的快車,享受國家財富的盛宴成了共識。改制后,中石化不僅給項目,還要求扶上馬,送一程等等一系列激勵政策更加推動了改制的步伐。不到三年的時間,中石化系統大部分設計院均成功改制,從國營企業改制為民營設計企業。一度產生了若干家獨具中國特色的公司名稱:“xxx設計院有限公司”,這個不倫不類的名稱曾讓很多人莫名其妙。
在此期間,各個省級化工設計院也響應國家號召,迅速轉型改制。當時,由于國家政策限制,設計行業資質準入門檻較高,尤其是對民營企業,想獨立申請資質幾乎不可能。這些擁有豐富資質的省級設計院頓時成了香餑餑,有的設計院尚未改制,已經在洽談轉讓了。

中國工程--關于設計院的一點認識(四)

中石化系統廠屬設計院及各省屬設計院得益于規模小,競爭力弱,國資委根本沒有把他們放在眼里,他們才通過改制分享了國有資產的盛宴。但是,這些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卻無法砸到類似LPEC、SEI、CEI及化工部九大設計院身上,因為他們做的太好,競爭力太強。當時的改制環境是:誰弱誰才有機會。在這個前提下,前述這些大設計院的領導即使羨慕到了垂涎三尺的程度,苦思冥想,打了若干次報告,做了許多次努力,但最終一切都變得徒勞,分享盛宴的邀請函始終拿不到。在九大設計院里面,唯一能夠有機會參與分享一些殘羹冷炙的是位于合肥的第三設計院。究其原因,就是因為化三院在九大設計院里面是競爭力與效益比較弱的一家。柿子撿軟的捏,結果,好運就降臨到了化三院。化三院的部分人員通過曲線救國的形式,分享了一杯羹。
1963年3月,經化學工業部與安徽省人民委員會商定,成立“化學工業部淮南化工設計院”, 1965年3月,更名為“化學工業部第三設計院”。經原國家經濟貿易委員會2001年6月5日國經貿企改〔2001〕538號文《關于同意設立東華工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復》批準,化三院聯合中成股份、環科院、省技術投資和淮化集團作為發起人,以發起方式設立東華工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注冊資本為5,021.24萬元。 主發起人化三院以工程設計和總承包業務相關的凈資產(包括生產經營設備、設計生產樓及相關的土地、專利技術等無形資產和流動資產及其相應負債)作為投入,并將與投入資產相關的工程設計、技術開發、工程總承包等相關資質與業務轉入股份公司,同時將從事上述業務的專業技術、生產、經營及相關的管理人員全部轉入股份公司。經評估確認,化三院投入股份公司的總資產、總負債分別為7,010.65萬元、2,989.41萬元,凈資產為4,021.24萬元,按1:1比例折為4,021.24萬股,占股份公司總股本的80.08%;其他四個發起人以現金共計1,000萬元投入,按1:1比例折為1,000萬股,占總股本的19.92%。
2007年07月12日,東華科技登陸A股資本市場,開創了石化行業設計院上市的先河。公司高管人員一夜之間身價倍增。公司董事長丁叮先生持有60萬股,其他人員持有5萬股至30萬股數量不等的股票。07年10月,股票價格曾經到達134元的歷史高位。截止目前,經過擴股,丁叮先生所持股份的身價已經超過了5000萬元。

中國工程--關于設計院的一點認識(五)

政府無論是出于給國企減負,甩包袱的想法,還是出于從宏觀上抓大放小,給非國家戰略影響企業一條自由之路的初衷,無論如何,改制的客觀結果是,國資委將這些溫室里圈養的一群綿羊突然趕出了羊圈。改制初期,并不是所有人都對此持樂觀態度,畢竟要自謀生路。但是,持續高熱不退的投資給設計院的生存與發展創造了很好的社會大環境。被趕出羊圈的群羊突然發現了外面大草原的廣闊天地、無限風光。原來思前想后、忐忑不安的心情突然改變了。
分析國內工程公司的發展,尤其是設計院格局的變化,無亂如何都無法回避“地煉”,尤其是“山東地煉”這個話題。“地煉”,這個頗具中國特色的一個專有名詞,在石化行業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中性詞,也是一個讓各階層、部門愛恨交加的代名詞。地煉,尤其是山東地煉這十多年的發展過程,就是中國民營企業生存發展的縮影。“萌發-打壓-發展-打壓-壯大”,整個發展過程,充分體現了中國特色:“聽話完蛋,突圍發展”。
早在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國務院就發布了“關于嚴格限制發展小煉油廠和取締小土煉油爐的通令”。通令指出:截止一九八0年底,國內已建成年加工原油能力二萬噸至三十萬噸的小煉油廠二十二個,總加工能力為三百四十萬噸,一九八0年實際加工原油一百八十三萬噸。此外,油田所在地區的一些公社、生產隊和少數社員群眾,還私自建了一大批土煉油爐。據調查,僅山東勝利油田周圍十個縣的四十二個公社、一百四十三個大隊,就有土煉油爐四百零四臺。由此可見,山東地煉的淵源已久很久遠了,整體貫穿了中國改革開放30年的輝煌歷程。
    八十年代,國內所謂的大煉油也不過是在100萬噸左右處理量,最大設計能力不超過500萬噸,實際加工能力遠遠達不到設計規模,因此當時定位小煉油廠的規模是在30萬噸以下。1998年底,國家開始對地方煉油企業進行清理整頓,這個工作在1999年正式開始,歷時兩年多,山東省共關閉了19家煉油廠,最后全國保留了82家煉油企業,其中山東保留了21家(包括瀝青和潤滑油的生產廠等)。這保留的21家就是山東地煉發展的種子,盡管不斷遭受來自中石化等壟斷集團的不斷打壓(大家可能都很清楚,中石化要在青島建大煉油,曾經很政府地要求山東地方關閉1000萬煉量,這種無法、無知、無恥的要求,被業內傳為笑柄,中國壟斷企業綁架政府的行為由此可見一斑),但是,山東地方政府虛與委蛇,最終還是保護了這些地煉的發展,畢竟山東的GDP里,地煉的貢獻不可小覷。筆者一直認為,煉油應該是個開放的市場,國家應該依法從質量、環保、安全等方面提出嚴格要求,無論國營民營均應統一標準,同一個起跑線。筆者曾經從美國的東海岸到西海岸考察數家小煉油企業,已經生存發展幾十年,發展的都很好。中國地煉目前面臨的壓力是史上最大的,盡管被行政關閉的壓力已經取消。原則上說,如果地煉全部按照國家現行的稅法、環保、質量及安全要求,可能都要自行關閉。中石化等壟斷集團的優質原油不用納稅,而地煉企業,沒有原油指標,只能煉制M100,380等劣質燃料油,還要加收燃油稅,在這種狀態下,民營地煉還能開工運行,堪稱世界奇跡,個中緣由,只能用變戲法來研究了。  山東地煉目前到底有多少家,可能很少有人能說得清楚,總體煉油規模突破5000萬噸應該是個保守的估計數值。山東地煉的奇跡之處還在于,山東地煉是個和諧的大家庭,沒有出現中國很多行業內斗的劣習,相反,相互幫助學習提高的團隊精神表現的很突出。很多煉廠加工總流程一樣,裝置配置規模一樣,設計圖紙一樣,甚至加工制造的供貨商一樣。工程技術管理人員大多也是從東明石化、京博石化等種子單位里培訓出來的,師出同門。其結果,整個山東地煉基本都是同袍兄弟姐妹,考察過一個廠,基本就等于考察了整個山東地煉。


油氣儲運網 - 論壇版權1、本主題所有言論和圖片純屬會員個人意見,與本論壇立場無關
2、本站所有主題由該帖子作者發表,該帖子作者與油氣儲運網享有帖子相關版權
3、其他單位或個人使用、轉載或引用本文時必須同時征得該帖子作者和油氣儲運網的同意
4、帖子作者須承擔一切因本文發表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5、本帖部分內容轉載自其它媒體,但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6、如本帖侵犯到任何版權問題,請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將及時予與刪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7、油氣儲運網管理員和版主有權不事先通知發貼者而刪除本文

沙發
 樓主| 發表于 2012-8-22 17:21:31 | 只看該作者
中國工程--關于設計院的一點認識(六)
山東地煉的快速發展景象僅僅是中國民營資本進入石化領域的一個縮影。本世紀初,由于國家經濟開始踏上持續高熱的行程,尤其是汽車、物流、農業現代化等高耗油行業的大量需求,成品油供需缺口加大,導致煉油行業進入暴利時代。盡管國家三令五申,通過行政手段高舉關閉小煉廠的大棒,暴利的誘惑仍然驅使大量資本涌入,地煉發展的黃金十年就這樣如火如荼的展開了。     2002年,建設一套30萬噸/年催化裂化裝置,投入資金大概7000萬元,開工運行一年就可以收回投資,也曾經有一套80萬噸/年延遲焦化裝置半年收回投資的輝煌歷史。在暴利時代,投資優化、能耗優化、產品分布優化等技術進步手段顯得多余,建設進度變成第一目標。在這種市況下,設計院按部就班的工作程序與地煉超常規發展的需求顯得格格不入。本世紀初,通過前述分析大家知道,煉油領域除兩大設計院LPEC及SEI掌握關鍵技術外,化工領域設計院及煉油領域廠屬設計院缺乏獨立進行煉油裝置設計的經驗,而LPEC及SEI隸屬于中石化系統,受體制制約,不僅收費高昂,設計周期長,還受到中石化壟斷思維的制約,拒絕為地煉等競爭對手提供技術服務。中小設計院的發展機遇就這樣悄然降臨了。    部分廠級設計院手里掌握著大量本廠的設計圖紙,這些圖紙大多來自LPEC及SEI。這些廠級設計院逐步改制,設計院領導所有權及經營權的統一也大大激發了這些改制公司走出家門,拓展市場的積極性。他們拿起圖紙,有些甚至連角圖章都沒改,簽名還是LPEC或SEI的人員,簡單復印一下就沖向了市場,開始了攻城略地的征程。     由于過去幾十年來計劃經濟的導向,設計院的收費體系與投資掛鉤,無論是設計院或設計師均無壓力來優化投資。投資少就會收費低,沒有人傻到自己要承擔風險來降低自己的收入,由此帶來的結果是,這些圖紙基本“放之四海而皆準”,山東地煉所用圖紙來自五湖四海的建設用圖,但也能做到安全無事,圖紙的安全冗余超大也算其中的一個原因吧。    中國的改革開放導致民營企業快速發展,這些遍布各地各行業的民營企業大多集中在中低端制造業,門檻低,市場化程度高,競爭激烈。為了爭奪市場,很多企業盯住了設計院的產品技術指定權。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尤其是國家投資領域,設計院的指定話語權還是蠻大的。由此導致設計院門前車水馬龍,回扣等灰色收入成了設計院專業負責人的重要收入來源。為了多拿回扣,某些無良的設計人員不惜在原有設計冗余的基礎上再次人為加大,指定某些并不特別適合的產品,甚至通過自辦、參股公司等形式進入制造或代理領域,指定自己產品。未完待續

中國工程--關于設計院的一點認識(七)
    大量復用、盜用圖紙的結果是投資浪費、技術保守、能耗高,而且環保、安全等設施嚴重滯后于國家政策要求。更重要的是,在民營企業,尤其是很多地煉發展過程中培養起來的土專家心里埋下了漠視設計作用的種子。設計圖紙被當成了菜市場里可以隨意挑選的菜品,有什么菜就做什么飯,剩下的就只是價格問題了。筆者8月10日還接到山東地煉的電話,具體通話完整記錄如下:甲:請問您是xxx嗎乙:我是,請問您哪位?甲:我想上一套50萬噸/年xxxx裝置,你有圖嗎?乙:我們設計過很多套這類裝置,不過您用什么原料?產品目標是什么?甲:哪一套便宜,你就給我那一套圖。我郁悶良久,耐住性子說:乙:現在壓力容器設計標準變了,即使有圖,也要修改的,不然驗收時無法通過甲:這你不用管,政府---我們都能搞掂。我忍無可忍,就幽默了一把乙:請問一下,您離當地的菜市場遠嗎?甲:俺這沒菜市場,都是流動小販乙:哪您就找他們買吧,便宜。。。。。。    筆者05年曾經到山東某一家知名的地煉企業考察,該企業的技術主管不斷地通過各種方式炫耀,所有這些裝置,很多圖紙都是他自己畫的,自己拍板建起來的,基本沒用設計院參與。我很震驚,這么大的工程,一個人就承擔了整個設計院的工作,看來設計院的存在確實沒有價值了。    經過考察,我看出了一些端倪。這些裝置都是利用洛陽院很多年前的圖紙建起來的。國家強制性規范已經執行新版本,而很多新建裝置明顯還在使用老的規范。由于技術進步,各種設備的配置已經有更好的方案,但這些裝置還是采用很多年前的配置方案。更有甚者,我看到有些設備布置防火間距根本沒考慮,我就向這位技術主管討教,他們如何能夠通過消防部門查驗時,他很輕松地回答:消防部門來之前,我們就把這些油罐設備刷上油漆,改名為新鮮水罐或消防水罐,政府也不大懂。   我頓時目瞪口呆。   市場的原始與無序,也催生了大量浮躁的設計院及浮躁的設計人員,尤其是前述的一些改制廠屬設計院。技術優化、工程創新等概念不存在,不停地加班加點復用舊圖,更換角圖章,像印鈔機一樣制造金錢。績效考核基本采用比較原始的計件制,考核完成的項目及圖紙量來發獎金。沒人關心質量,好在大多只是在換角圖章;沒人關心優化創新,投資人都不關心,看來也沒必要;唯一關心的是數量及獎金。   這種績效體制所帶來的惡果還在于公司沒有技術積累。筆者曾經調研一家工程公司。在這家設計院,沒有人愿意帶徒弟,因為徒弟將來會威脅自己的收入;圖紙全部自己保存,公司接到的這類裝置設計業務只能交給他完成。如果交給了別人,想參考他完成的項目圖紙,必須向他交錢。調研完畢,我仰天長嘆,這些工程公司與其說是一家公司,倒不如說是一家農戶合作社更恰當。這樣的工程公司,如果失去了投資過熱的機會,還會有明天嗎?如此下去,中國的工程公司還會有明天嗎?    改制公司的財富效應多少掩蓋了改制所埋下的隱患。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隱患逐步發酵,最終讓這些改制公司走向了二次改制的道路。    未完待續

中國工程--關于設計院的一點認識(八)  
隨著時間的推移,廠屬設計院改制公司的改制方案缺陷所帶來的隱患凸顯。在改制過程中,一般是按照工齡折算補償金,以補償金入股。“經營者崗位激勵股”總額一般不得超過計算基數的15%,并控制在改制單位人均補償補助額30倍以內,經營班子成員中個人的崗位激勵股一般不超過職工平均補償補助額的10倍。   這種改制方案體現了大鍋飯的樸素公平理念。老職工及經營管理者持股較多,但最多一般也很難超過10%,這就形成了人人持股,人人當家作主的局面。其架構形式還不如目前熱映《水滸傳》里面的組織架構,108將里面畢竟還有座次之分,不敢隨便造次。 歷史悠久的單位,尤其技術單位,關系比較復雜。在國企制度下,領導的表面權威尚比較容易樹立。在人人都是股東的局面下,職工思想已經發生變化,而且經營管理者的位置很容易被顛覆,這就挑起了本來安分守己的部分員工覬覦寶座的欲望。混亂的局面不可避免的出現了。有的改制公司無法正常召開股東會,一年都無法形成一個決議。派別的形成,導致在會議上出現這樣的滑稽局面。一派提出的主張,會議還沒聽完方案,也不管方案是否有利于公司發展,迅速而決然地提出反對。“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偉大領袖的光輝思想為我們這個民族的劣根性動作提供了理論基礎。經營管理層的內斗,職工的失望所導致的結果是每個人都無法看到希望。“賣掉公司”成了所有人出奇一致能夠達成的共識。英派爾與海工合作,組建了海工英派爾工程公司,沒有任何收益地拱手出讓了控制權,尋找一個婆家,重新回歸到了國營的懷抱。改制領頭羊的結局側證了“國進民退”的產業現狀,盡管這個變化是民營企業積極追求的結果。岳陽石化、武漢石化、金陵設計院等眾多改制公司都沒有免掉被收購的命運,其它有些公司也在尋找婆家,積極變現。當然,也有些脫穎而出的公司,領導人運用自己的智慧,穩住了陣腳,突出了重圍。三維工程應該是改制公司成功的突出代表,走向了資本市場,最終掌握了自己的命運。5 z- G2 b: j8 Q   應該來說,二次改制無論是對改制公司還是對社會而言,都是社會資源有效重組,對于改制公司未來發展是有益的。經過重組,原有的各位股東又重新變成了打工者,有些員工將自己股份變現后離職走人,尤其是能力較強的中堅力量,在內部紛爭中對公司失去了信心,拿到遣散費后就盡快拔腳離開了傷心是非之地。挫折應該是短暫的,關系理順,發展方向明確后,公司還是能夠輕裝上陣,逐漸發展出自身特色業務。改制公司的發展淵源及軌跡說明,這些改制公司尚無法挑起中國工程的脊梁,現階段充其量只能是主流工程公司的市場補充,將來的發展狀況取決于資本注入者戰略視野及管理掌控能力。本世紀初,由于投資過熱,兩大煉油設計院及九大化工設計院的設計力量無法滿足市場需求。盡管廠屬設計院及省級化工設計院盡力拓展,試圖盡可能占領市場,無奈出身寒門,無法得到受過正統思想教育的業主技術領導的認可。市場空白的出現,催生了中國工程公司的新生力量---新組建的工程公司。   這類工程公司創始人大多來自LPEC、SEI及九大設計院,個人市場品牌及高貴的出身成為這類新型工程公司拓展市場的利器。

板凳
發表于 2013-2-12 00:57:36 | 只看該作者
頂樓主,這么好的東西
地板
發表于 2013-2-16 17:40:37 | 只看該作者
細讀為上策
6#
發表于 2018-1-27 15:07:22 | 只看該作者
期待樓主的繼續。。。。。。
7#
發表于 2019-8-3 20:01:59 | 只看該作者
就是一通賣賣賣,結果都是領導得了好處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掃碼訪問手機版

QQ of Webmaster|關于我們|網站地圖|手機版|無圖版|油氣儲運網 (魯ICP備11007657號-3)

GMT+8, 2019-8-23 08:40 , Processed in 0.056852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重庆时时彩APP苹果